Friday, January 1, 2010

09完整谢幕

零九年对我个人而言,果真是多事之秋的一年。

元旦是新加坡的公假,昨天只做半天工,放工后我便回家去了,先把一小部分行李搬回笨珍。

近几个月,我居住的花园,经常发生破门行窃案。我家两年前也差点中招,当时适逢清明,我们举家下新山扫墓,结果胆大包天的窃贼居然在光天化日爬入我家庭院,幸而隔壁邻居问他们是谁,他们才没得逞。可是据邻居说,当时那班歹徒还很镇定地说是我们的亲戚。妈的,我才不会跟禽兽认亲。

自从那时开始,我们家便装上警铃系统,这两年来倒也相安无事。但话说回来,近几个月内我家左邻右舍几乎已遭宵小光顾。我们也开始警惕,尽量不把贵重物品收在家里。

昨天回到家冲好凉后,跟平时一般,我们全家出去享用晚餐。妈妈自从开店以后就很少煮饭了。当时,是晚上八点,附近的回教祈祷室已经开始诵经。

当我驾车绕过家后一条阴暗的小路时,看见三个高瘦的年轻人在附近徘徊,我看了看望后镜,毅然发现他们也正望着我们的车子离去......但我也没想太多,我家附近向来总是有些不明人士游走,只要井水不犯河水便好。

吃饱后大约八点半,平时我们通常会直接回家,但是昨天妈妈接到三姨的电话,叫我们去她家拿东西。

在三姨家呆了约两小时,回到家时已是十点多了。我很睏,想上床就寝,况且我向来也没倒数迎接新年的习惯。

下了车,妈妈先开了大门走进去,我则在屋外观望那几只波斯猫。

这时,妈妈脸青唇白地走出来,对我和爸爸说:“进......进贼了......”声音有些颤抖。

我们冲入屋内一看,天花板破了一个大洞,地上满是天花板碎片,而两片屋瓦则被掀了开来,墙上留下两个脚印。原来窃贼(我怀疑是刚才见到的那三个年轻人)化身蜘蛛人从屋顶爬入屋内,所以不会触动警铃。他们利用祈祷室诵经时这个良机(诵经会经由扩音器在整个花园传播开来),趁我们出去时下手,因为邻居也没听到天花板坍塌的声音。

我和姐姐的房间倒没什么被搜索过的痕迹,只是抽屉被拉开,窃贼对我的手表,钱币等没兴趣。

至于爸妈的房间,床上布满了零零碎碎的物品,以及被拉开的抽屉,妈妈放在一个旧袋子里的钱(昨天做生意赚的钱)完好无损,经过检查,还好只是一条金链被拿走,我们也没与窃贼碰到面,乃不幸中之大幸。要不,万一窃贼谋不到财了要害命,那还得了?窃贼可能是预测我们会像平时一样八点多就回来,所以先离开了吧?

妈妈还是有些惊魂未定,好心的邻居纷纷上门慰问,还帮我们报了警。哥哥知道消息以后连夜从新山赶回来,但出乎意料的,他似乎不以为意。只见他以一副见惯大场面的口吻说:“哎呀!我们家那么乱,人家来了也不懂要从何下手,幸亏妈妈聪明,把钱藏在不显眼的地方。”他的朋友更厉害,说:“我看是你家的观世音菩萨显灵,遮盖了窃贼的双眼吧?”

十点半报了警,十一点半了仍毫无动静,对面邻居帮我打电话给县议员A,叫A去催促那些警员说,再不来的话我们要睡了。A也是住我家隔壁几间,但平时我们很少来往。

到了十二点,警察还是没来,倒是A走了过来,他却没跟我爸妈说话,而是跟我的对面邻居说他已经SMS一位警员了,还出示他的手机显示他已经把简讯send了出去,讲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后便离开了。我真的不知道他来干什么,当时只想上前掴他两巴掌。

十二点半时方有一辆客货车姗姗来迟,车上坐着八男一女,下车后才来说他们是巡警,两三人进屋内看了看现场,再打电话回总部,叫人来拍照,并叫爸爸去警局报案。其他人在屋外坐着聊天,那位女警还问我波斯猫在哪里买的,很漂亮。他们离开了以后,邻居问我觉不觉得他们刚倒数新年回来。

发生这样的事,睡觉心情难免受到影响。我叫妈妈先去姐姐房间睡,而天塌下来当被盖的哥哥也进去房间了,我则独自坐在客厅等爸爸回来。等到两点多了他才回到家,尾随着爸爸的,是两位来拍照的警员。我还担心爸爸会变成赵明福第二。待一切搞定都快凌晨三点了。

整件事就是这样,虽然有些倒霉,但我觉得已经很幸运了。人没事就好,钱财损失也不多,可能菩萨真的在暗中庇护我们一家吧?至于议员和警员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

虽然事件是属于“跨年”性质的,但我还是阿Q地认为,发生的时候仍旧是二零零九年,也就是我过得不大顺利的一年,就让这件事为我崎岖的零九年划上句点吧!

展望二零一零,是个美好的一年!

3 comments:

叶蓓怡 said...

这题目好适合--完整谢幕。
雨后总有彩虹,2010年可是你的彩虹年哦!!

好好把握~

glassiebottle said...

全力冲刺全新一年吧!

贤玮 said...

谢谢两位 :)

尤其是glassiebottle,这个学期也不好受,要去医院观察了,你要好好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