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 2010

2010年第一句粗话


昨天是不幸于巴士惨祸中丧生的伍宝娥及其弟弟的头七,愿她俩一路好走。

星期六只做半天工,下班后我三步拼作两步地越过长堤,赶去新山拉庆巴士总站搭车上吉隆坡,因为星期一有个面试。我打算先在姐姐家暂住两晚。

到总站时已是下午三点十五分,我为了省时,放弃乘搭一向来信任的Causeway Link,因为它四点半才有巴士,转而改搭Konsortium,柜台小姐跟我说三点半有一趟巴士。

我上了巴士,只见整辆车只有两名乘客,我才察觉自己一时大意上了贼车,这次糟了,不知巴士几点才会坐满乘客,快快上路。

我左右为难,既不能退票转搭Causeway Link,又怕抵达吉隆坡时已经很迟,因为我还得从Pasar Seni转搭LRT去姐姐家,而那一带又是人蛇混杂的地区,何况是夜晚。

一开始为了那三十几令吉,我决定再等下去。我翻阅报章以期时间能过得快一些。只见报章标题是“第十大马计划强推6大关键成效领域,改善治安,提升交通”我看了只能冷笑。

等啊等,不知不觉已经四点半了,巴士上连一半的位子都没填满,我真后悔没搭Causeway Link。这时司机来查票,我趁机调侃他,问他我是不是上错了巴士,他只是摇摇头。我再当着司机的面问坐我前面那位马来小姐,她更强,售票员跟她说巴士三点就开了,她已经等了一小时半,果然忍功一流。

间中,有一位马来少年走上巴士来,他说自己是癫痫症患者,还说自己刚刚发病,巴士公司特别授权他上来向每位搭客征收一令吉,还出示他的OKU(orang kurang upaya)卡。我本来心情已不是很好,现在又有人来搞这种飞机。我是职能治疗师,我看过身体比他残缺的人都能工作自力更生,何况他这种大块头?我放下手中的报纸对他说,对不起,这些捐款是自愿性的,你不能强逼我。他没说什么便走开了。但是,车上除了我,其他人都十分慷慨地把一令吉捐出去。大马人果然很富有同情心啊!

四点四十五分,巴士终于开了,车上还有五六个空位子。我阖上双眼,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那时,天空下着细雨。

岂料,车子开到了淡杯,突然来个大U转,绕着相反的路线回到拉庆总站!为的只是多载三名乘客!这时我故意提高声量,对我前面那位小姐说:“你说我能不能找司机退钱?这样太过分了吧?!”

以为其举能引起其他搭客的一呼百应,怎知巴士上除了一位mak cik回头望我一眼以外,其他人依旧气定神闲。就连我前面那位小姐,也只是问回我:“Kenapa macam ni?”前方的司机不敢望过来,连个交待也没有。忘了说明,巴士上只有我一名华人及一名洋人,其他搭客包括司机都是巫裔。

耐性好与逆来顺受,只有一线之差。

已经是傍晚五点了,巴士再度上路,这次走到了靠近士姑来那一带,又突然转入油站添油。

这时,我心中的火苗已被引爆。

那位洋人也是很烦躁,但他没说什么,只是下车来回踱步。我看在眼里,心中在想不知他会怎么看待大马的巴士服务。我提着行李走下车,对司机说:“Orang di kaunter kata bas jalan pukul 3.30 petang, u pukul 4.45 petang baru jalan, lepas tu u balik Larkin lagi hanya untuk ambil 3 orang lagi penumpang. Sekarang u datang isi minyak pula, nanti u nak bagi orang turun Seremban lagi. Kalau macam ni sampai KL sudah pukul berapa? Sorry lah, masa saya sangat berharga, kira saya bodoh, kira saya rugi lah, duit tu tak dapat balik pun tak apa. Saya nak turun sekarang, dan jangan harap saya akan naik Konsortium lagi."

"Saya tak tau lah......saya bawa bas saja, saya pun ikut arahan kaunter saja, apa saya boleh buat?" 司机用这种不是理由的理由来回应我。

我这次真的火大了,这算是什么?被柜台的人欺骗,司机迟开车,允许OKU上车筹款,回头载三名乘客,再去添油。我怎知道你等一下会不会去祈祷,去半路拉屎还是吃晚餐啊?我头也不回的走向路边的一个候车亭,准备搭巴士回笨珍。明早再从笨珍上吉隆坡。

我在写博的同时,不知他们到了吉隆坡没有。Saya tak peduli u nak jalan ke mana, jalan pukimak ulah!!只要我觉得是对的事,对得起自己的话,我从不在乎人家讨厌我。

6 comments:

Alfanso said...

很同情你的遭遇。对于我国人民的冷漠,实在感概万千。Konsortium不是大公司吗?

叶蓓怡 said...

真的很气人。
算了吧,司机也是找饭碗而已。

vicky said...

骂得好!
我试过坐PG-KLANG的巴士,他们可以从槟城去北海载人,再下pudu放人后又去selangor放人,最后才到klang!!
他们这样转来转去,放人等人,已经花了我接近2个小时,到达巴生的时候都快晚上了,饿到半死。
真他妈的。

贤玮 said...

Alfanso兄,这我不太清楚,可能再大再好的公司,也有一些素质差的员工吧?我还记得,这家公司前年曾经被banned过,忘了是什么理由。

蓓怡,你就好咯,搭飞机来新加坡,省了很多力气 :P

vicky,原来你也中过,经一事,长一智咯!

zuiyanhong said...

马来西亚的公共交通服务真是没眼看。

马修 said...

贤玮,祝你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