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8, 2009

林九一林

整理电脑资料库时意外发现这篇曾贴上旧部落格的拙文,如今2009已迈入尾声,再看回此文时,赫然发觉很多事并非如想象般行云流水。那是今年1月2日记载的:

这篇记录为2009的鲜为人知掀开序幕,虽然今日已迈入2009的第二天。

时机或许并非十分恰当,明天即将回到自己的州属实习,惟行李仍是四分五裂,有待重新划分、整合。

但心想,倘若不敲敲脑袋,敲出些许纳闷,也许经过三星期实习,淡杯精神病院某号床位已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拜读许多文章,各路高手都对2008年做出了完整的总结,关键词如政治海啸、政治迫害、天灾、恐怖袭击、毒奶粉、次贷风暴,看了令人迫不及待地想跟2008速速说拜拜……还是阿甘把2008形容得最传神—


12月31号一早就起身去蒲种一家复健中心面试,之后和三几同学去聚餐,再逛逛商场,一睹大马人的精神面貌。黑压压,间中掺杂着些许五颜六色的人头令人心生厌倦,为何大马人的休闲活动,除了逛街还是逛街?也难怪,这块土地缺乏休闲设施,一眼望去,方圆几十里找不到一家公园,让一家大小或同学们聚聚,大马人民也只好把闲暇时间托付给购物商场了。文化素养,噢,文化素养。

途经一家家高级餐厅,里头几乎高朋满座,座上客当中不乏年仅十来岁的中学生。我心里在想,为何金融风暴声不绝于耳,国人的消费力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抱歉我不懂经济,我只想对各位弟弟妹妹们说:赚钱不容易,还是省省用吧,就快开学了不是吗?一杯动辄十多令吉的饮料,对我而言毕竟是很奢侈的消费,那已够支付我两天六餐的费用了。

31号当晚,我十点三十分就密会周公去了。身心疲累,况且我不喜欢那一系列的倒数活动,人们狂欢后遗留下的是什么?人家有跨年的好歌、好电影,我们则有跨年的垃圾。运气较差者可能还会被喷雾剂喷个满头满身,或遗失钱包手机什么的;车辆无法通行,公共交通亦不见得方便,站在车厢里,人人像彼此的贴身膏药,女性朋友更要提防魔爪的袭击。总而言之,就是很—讨—厌—啊!

1月1日当天因故需到富都车站去接一位朋友,一下巴士又见另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其实这已是老调重弹,可是觉得温故知新也无妨:每逢假日,吉隆坡这游子城便会转为外劳城,街上遍布了千里迢迢从家乡来到这块土地上讨生活的外劳们,他们站在街边用各自的语言谱出不同的乐章,不,应该说是喧闹吵杂。我突然陷入某种莫名的恐慌,但随即便调适回来。算了,井水不犯河水,况且此情此景也并非头一遭遇见。金融风暴?各国闹裁员?看看自己的国家,这一切似乎与外劳人数不成正比。

沉淀一下思绪,有些话想对自己说。

今年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一年,去年面试的结果还未出炉,但我希望自己是幸运的那一位。丁贤语录:“对于2009年,我们没有什么乐观的理由,却也没有悲观的权利;只有奋力打拼,才能创造生机……怎么走,都是我们的2009。”

迟来的祝福,愿你2009心想事成。新年快乐。


我当初确是得到了蒲种那份工作,如今我却身在狮城。今年,坦白说过得不是很顺,蹉跎了岁月,典当了人生,心还是很盲。

人生路上本来就是崎岖不平,我得快点从失利中站起来,面对新的一年。

姓林的,你要振作。

4 comments:

叶蓓怡 said...

你能的!
如果你的人生路是顺风顺水,那多么幸福啊。
如果你的人生路是崎岖坎坷,那多么累人啊。

面对顺境,我们要更上一层楼,
面对逆境,我们要翻倍向上~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加油。。。加油。。。加油
顺便也帮我自己加油。。。hush!!

啊利 said...

贤玮,你还年轻,只要珍惜不放弃,前方的路就是光明。加油!

贤玮 said...

谢谢你们,愿大家在新的一年一起加油!